文/張子弘身為家中五個孩子的大姊,唐綺陽一直是個愛出風頭的孩子,卻總是得不到母親的肯定信任,讓唐綺陽內心充滿挫折與氣憤,氣母親看不起自己、覺得自己很差,直到了解母親後,終於放下母女之間的心結。大開大闔的個性,聽她說話彷彿觀賞一部好萊塢電影,不時高潮迭起。一句話可引來放聲大笑,她特殊的笑聲也是一絕,下一秒談到母親,令人措手不及的哽咽立刻蹦出來,她是人氣最高的星座專家,喜怒哀樂毫不掩飾的唐綺陽。走過式微的傳統媒體,唐綺陽硬是在新起的網路平台直播,拚出事業另一高峰。觀眾信任、喜愛她,聽她解析星座變化,聽她苦口婆心的叮嚀,都成生活上的指南。唐綺陽向很多人證明,年齡、性別、個性都不該是一種限制,經由正確的努力,每個人都可以擁有更好的自己。看起來專業霸氣的她,是家中五個孩子的大姊,也在孩子中,扮演比較「忤逆」的角色。唐綺陽承認自己是一個愛面子、強出頭、個性衝動的孩子,面對二十歲早婚,受傳統教養長大,凡事面面俱到又多慮的母親,唐綺陽在成長中,一再與母親因「誤讀」彼此而產生摩擦。成長中,一再與母親「誤讀」彼此「每個人都是用自己原始的性格在生活、與人相處。我是那種渴望被父母看到,希望好表現可以被稱讚、被肯定的孩子,」唐綺陽說。但處女座的媽媽往往忽略了她炫耀背後的渴望,而往相反的地方感知,憂慮之餘還不停叮嚀警告。得不到肯定信任的唐綺陽,內心充滿挫折與氣憤,唐綺陽說:「這種讓我覺得自己不夠好的錯覺,反而讓我更想求表現、強出頭。」發生在唐綺陽母女之間一個誤讀的經典例子,在她出社會工作幾年,逐漸以星座專家身分嶄露頭角時。某一天媽媽問她:「最近在公司表現怎麼樣?」「今天老闆才叫我去聊一聊,」唐綺陽回答。「完蛋了,你是不是表現很爛,才會被老闆叫去聊一聊?」原本帶著小炫耀的喜悅等著被稱讚的唐綺陽,立刻出現不被肯定的火氣,「我的意思是老闆很忙,他不隨便找人聊一聊的,他會找我聊,是肯定我的表現。」但這些沒說出口的話,卻成了母親擔憂的根據,唐綺陽當下的直覺就是:「媽,你很看不起我,覺得我很差是嗎?」愛出風頭背後,得不到母親肯定再平常的對話,當彼此都是以自我為中心出發,就容易造成裂痕。唐綺陽認為,就算是親子相處,也是一種「人際關係」,想要家庭和諧,就不能那麼自我。但小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哪裡懂得,他們急著確立自我,在乎別人在不在乎他。而父母拿捏孩子如何教養?該放手、信任到什麼程度?他們可以處處稱讚孩子,又怕因此驕寵了小孩,許多父母想到這一層就害怕,所以「嚴加把守」。加上在傳統觀念下,父母覺得孩子是自己的,應該聽父母管束;而受了傷的小孩,覺得在父母眼中自己永遠成不了一個「咖」,很多親子衝突於是產生。跟媽媽的相處,唐綺陽一直有種「媽媽不像媽媽」的感覺,反而像是另一個跟她同齡的「女孩」,一種「同班同學」,雙方都好強、互看不順眼又彼此較勁的感覺。唐綺陽說:「對我的愛出風頭,媽媽往往給我一種『欸,你很囂張耶!』的回應,然後就會故意說出否定我的語言與態度。」等到經歷社會種種挫折,更在接觸了占星學之後,恍然大悟中,唐綺陽終於釋懷了。就算是親子相處,也是一種人際關係,想要家庭和諧,就不能那麼自我。「占星學的『子女宮』,有子女的就是看子女,沒有子女的,那個宮位就是『自我表現』的宮位,是一種自我投射的情懷,」唐綺陽說:「很多人當了媽媽,個人的社交平台就成了晒娃的場地,自己變得不太重要了,而那個一直拿出來獻寶的娃兒,就是自己的作品,另一個展現的自我。」而沒有子女的唐綺陽,她的臉書最喜歡擺上美美的自拍照。母親把我當成自己期望的延伸占星學也讓唐綺陽看到,媽媽很年輕就當了媽,沒有人教她如何當媽,而她的身分從二十二歲生下唐綺陽開始,從此變成了主婦,後來陸續成為四個孩子的媽。「我所經歷過的人生,她都沒辦法經歷。」唐綺陽從母親看她的眼神中,讀出那種驕傲又遺憾的矛盾,裡面有著「活出我想活的樣子」,也有彷彿對自己年紀輕輕就走入家庭、「欠缺栽培」的遺憾,還有「如果我有同樣的機會,父母讓我學才藝,接受更高教育,我也不會輸給這個女兒」的好強。唐綺陽傳承著媽媽的基因,她是媽媽的作品,也是媽媽人生另一條路的可能性,愈了解這一層,唐綺陽就愈心疼。「當我可以心疼她時,很多母女之間的事情都可以放下,」唐綺陽哽咽說。事實上,唐綺陽家裡孩子眾多,食指浩繁,就在唐綺陽準備當年的高中聯考時,家中又爆發一場危機,因為爸爸幫人作保,而對方跑路,家裡透天厝的一、二樓由於被抵押,如果不還錢,就屬於別人的了。面對這場危機,雙子座的爸爸態度消極,採看著辦的態度,但媽媽卻咬緊牙關,表示「絕對要留住房子」。她四處兼差打工賺錢,白天去婚紗公司當員工宿舍舍監,晚上在自家樓下擺攤賣甜不辣,假日又批發成衣去中華路天橋上擺地攤。親子間爭取認同是一條漫漫長路跟媽媽用言語挫孩子的銳氣不同,唐綺陽的爸爸是溫和的「身教型」。爸爸對奶奶的孝順,孩子們自小都看在眼裡。奶奶心情不好、脾氣不好,甚至無理取鬧,爸爸依然對奶奶很柔順。影響所及,唐綺陽跟弟妹們向心力強,個個孝順,至今每週跟父母聚會,也固定帶父母出遊。唐綺陽從小花樣多,會唱歌、會畫漫畫,又搞神祕學,父母對她的興趣倒是一路支持。「我的父母沒有要求我一定要成為菁英,因為他們也都很平凡。」家族聚會時,父母會叫唐綺陽來唱歌表演,國小開始畫漫畫,父親更是筆墨紙硯無所缺的支持。唐綺陽曾經託人從日本買心愛漫畫家「萩尾望都」的作品,結果在海關被扣留,最後還是爸爸繳交一萬多元罰款才拿回來。唐綺陽說:「這筆錢高得嚇人,當時我的學費一學期才四千元。」「如果今天大家覺得我才華滿多,其實都跟父母的支持有關,」家人就算曾有一些言語上的誤解、吵鬧,隨時間過去,很多事情才能看得夠明白,「這些衝撞都是小小的,更顯得很純粹。」「我不是一個不懂感恩的孩子,」唐綺陽說。曾有一陣子她租了一間每月租金兩萬四千元的房子,房租付著突然覺得不對。付這麼高的租金,只因為房東給她房子住,那住父母家那麼多年,卻從沒付過一毛錢。不平等的對待讓她感到歉然,她說:「我不能給父母比房東還少,比照房租加倍給父母,從那時開始就不間斷。」其實唐綺陽的父母不曾要求孩子給安家費,是唐綺陽覺得不給反而說不過去。不間斷的反饋,對她來說很重要,代表著一個孩子長大了,也更努力的去承擔責任。「當個有使命又堂堂正正的人,一直是我對自己的期許。這跟我愛面子也有關,我很怕十年之後別人說我是一個『目光短淺又愛錢』的人。」因為這樣,唐綺陽更在乎自己做事的初心,是不是真的對大家有幫助?研究占星學開啟了唐綺陽另一種人生,她從了解人生變化中成長,也懂得了照應母親。「現在的我有更多的自信,這些自信都不再需要從母親身上得到,我們相處可以更愉快與平等。」成長的過程中也許有過「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」的時候,但走過一半人生,唐綺陽反而有「孩子終歸又是孩子」的感覺。父母俱全,讓她有自己比別人命好的幸福,父母在一起走過人生,彼此都看得到雙方成就一個家庭的辛苦,雖然身體偶有微恙,但兩人依然恩愛且長壽的活著。當唐綺陽雙手奉上努力成果,父母笑笑收下並給她一些稱讚,「我真的很感謝老天給我這個『剛剛好』的家庭,平凡、沒特別富貴,給了我白手起家的空間。」親子之間爭取認同是一條辛苦的漫漫長路,唐綺陽笑說:「人要活久一點,小孩總有一天會明白的。」 更多親子天下文章 鄧惠文:不想教出無法與人相處的孩子,這件事一定要注意 孫翠鳳 從不太會說台語的台北OL,練成明華園當家小生 「為什麼我不能捐腎給弟弟?」大哥一句話改變我一生 ※更多精彩報導,詳見《親子天下網站》。 ※本文由親子天下授權報導,未經同意禁止轉載。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peng1405 的頭像
lepeng1405

童顏明星

lepeng14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